一道以南瓜配菜风油精腌的咸鱼为主菜的菜

【安艾】一些段子

都是刀,自己私心加了个tag







安迷修的场合


安迷修知道,那个他今生最疼爱的女孩今天就要嫁人了,而他只能与礼堂中众多宾客一同送上祝福,他过去做梦梦到她穿着洁白婚纱的样子都会笑醒,而现在他知道他要看到她穿婚纱的样子,心里却疼的想哭。




艾比的场合


艾比活这么大,第一次开口挽留人,她骨子里那份骄傲总是不许她做这种事,然而她的第一次挽留,并没有什么效果,于是她的最后一点骄傲让她没在那个人面前掉眼泪,但当她转过身去,她的最后一丝骄傲也溃不成军,伴着她的眼泪从眼眶中流出来,啪嗒啪嗒掉到地上。

金鱼老师的艾比!太可爱了!
没有安迷啾,并不是因为不会画鸟
安艾真可爱,吹爆他们
最后艾特一下企图…@温泉金鱼 
“安迷啾先生,下雨了,你要到我的荷叶下面躲一下嘛”

【雷卡】一个小随笔

#其实前边有点前因后果
#但我没放



窗外是绚丽的银河系,群星闪耀,卡米尔抬起眼来盯着雷狮的眼睛,两个人的瞳孔中反映着彼此眼睛的颜色,混合成了最美丽的星系。雷狮觉得自己突然想吻卡米尔,他也确实做了,他从来不会委屈自己,轻柔的吻落在卡米尔的唇上,一向没什么表情的少年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点精彩,他迅速的压下帽檐,用围巾遮住自己红透的脸
“大哥,您在做什么。”
雷狮看着卡米尔不知所措的样子心情大好。
“卡米尔,我说过从来不做可能后悔的事。”
“当然包括这件”

【嘉金】嘉德罗斯生贺

#嘉德罗斯大人的生贺
#对不起我要把他吹上天
#私心写了一篇嘉金
现代paro,嘉金已同居设定


“嘉德罗斯!今天是你生日诶!生日快乐!”金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猛地一下抱住了嘉德罗斯。
“切,什么生日…”嘉德罗斯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但并没有推开金。
“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呢,怎么办…”金有些尴尬的看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一时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刚想开口骂人蠢,却看到金正在偷偷笑,他轻轻笑了两声,将手放到人柔软的头发上揉了两下“那作为赔偿”
“陪我一整天吧。”

①水族馆
“嘉德罗斯,我们要去哪?”身后的金乖巧的跟在嘉德罗斯的后边,嘉德罗斯把人的帽子扣下来“不要再问了渣渣,你担心我会卖了你。”金毫不客气的一把掐在人脸上“啊!你又扣我帽子!你要是把我卖了!我就!我就…”“嗯?”金委屈的把脸歪向一边“我也不能怎么样啊…”嘉德罗斯愣了愣,轻笑了一下,把人抱在怀里,偷偷的吻了吻人的发顶“我不要你,谁还会要你这种渣渣呢”“啊嘉德罗斯不要再叫我渣渣啦!”
金牵着嘉德罗斯的手,高兴和一个小孩子一样,“水族馆诶!我一直想来的!快点!”嘉德罗斯无奈的跟在人后边,勾了勾嘴角,说实话,祖玛跟在螺丝身边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他这么宠溺的笑过几回,而且全都是对着金的照片…不是,在金开心的拽着嘉德罗斯进了水族馆以后,便开始到处乱跑,水族馆里昏暗的蓝色灯光打在金的脸上,映照着人眼眸里蓝色的光,他现在玻璃壁旁边,直勾勾的盯着嘉德罗斯金色的眼眸,忽然,他蓝色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笑嘻嘻的冲着人“嘉德罗斯,你看,这个鲸鱼,跟你长得好像诶!”
嘉德罗斯不开心了,他冲过去抱住玻璃壁前面的金,突然,他的手伸到金的衣服里…开始挠他痒痒,金没想到嘉德罗斯会来这么幼稚的一套,毫无防备的被“攻击”了,他又没有地方躲,只能一边笑一边推搡身上的人“哈哈哈,嘉德罗斯哈哈哈,你别…哈哈”嘉德罗斯看人没了力气,停了手将人抱在怀里,把脑袋埋到人的脖颈里,轻轻的蹭了蹭“渣渣,你再说一遍吧。”“嗯?说什么?说你像只鲸??”嘉德罗斯哭笑不得的掐了金腰间的肉一把,金吓得差点跳了起来,“说,说什么啊”“说你喜欢我。”金装傻似的看向别处“啊…”“不然给我生日礼物?”金憋红了脸,他踮了踮脚尖,搂住了嘉德罗斯的脖子,冲着人的耳朵轻声说道“嘉德罗斯…”
“我喜欢你啊”
身后的鲸鄙夷的翻了个白眼,当然嘉德罗斯没看见,不然他非得打烂玻璃壁捅死那只鲸


②电影院
中午嘉德罗斯带着金去吃了一顿肉,金表示很满足,然后说有新上映的电影,一定要拽着嘉德罗斯去看,嘉德罗斯不喜欢电影院里人挤人的环境,但看到金闪闪发光的眼睛是,没有办法只能妥协了“渣渣就是渣渣,真是麻烦。”
金激动地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听凯莉说,看电影能促进感情诶!
金表情复杂的看了看一脸煞气的嘉德罗斯。
是真的吗……
由于不是周末,电影院里根本没有人,整个场里只有金和嘉德罗斯两个人,这是嘉德罗斯唯一满意的地方,而且…
嘉德罗斯偷偷看了一眼一脸激动的金
这个傻蛋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电影是青春爱情片,其实金对这一套完全不感兴趣,所以电影开场没多长时间,他遍沉沉的睡了过去,嘉德罗斯对这一套更是不感兴趣,刚刚想叫金走“喂,渣渣…”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金在一旁睡得死死的,嘉德罗斯咂了咂嘴,决定不吵醒他,少年的睫毛轻微扑扇着,毛茸茸的脑袋靠在嘉德罗斯的肩膀上,嘉德罗斯咽了咽口水,他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金柔软的脸,轻轻凑了过去,将唇贴到了金的唇上,嘉德罗斯原本只是想轻轻的碰一下,但当碰到人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又往里深入了些,两个人的舌尖纠缠在一起,金喘不上气来,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他一睁眼便看见嘉德罗斯金色的眼眸,吓了一跳,想要推开他,却根本推不动,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将身子斜过去,揽住人的脖子,让自己呼吸能顺畅些,在金觉得快窒息的时候,嘉德罗斯送来了他,离开时轻轻吻了吻他的唇角“渣渣,肺活量不太行啊”
金没有力气和他斗嘴,只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瞪着眼前得意洋洋的嘉德罗斯,然后被人抱起来揽在怀里,金在人怀里抬起头来“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挑了挑眉,看了看怀里的金“我喜欢你…诶,别动手动脚的,外边不行!!”


③最后!
“嘉德罗斯!我们回家吧”金玩了一整天,却没有一点疲惫,他在前边拽着嘉德罗斯飞快的走着,嘉德罗斯嘴里嘟囔着不情愿却还是任由人牵着东跑西跑在金的带领下,原本只需要十分钟的路程让他硬生生走成了半个小时,最后累的不行还是嘉德罗斯把他背回了家,不过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金说什么也要下来,嘉德罗斯也没说什么,只是弯了弯身子让他自己下来,金欢脱的蹦了下来,一路小跑着到了家门口,当嘉德罗斯到达家门口是,金突然回过头来面对着嘉德罗斯,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娃娃,那个娃娃有点丑,乍一看还能看出来嘉德罗斯的样子。
“嘉德罗斯!”
“生日快乐!”
嘉德罗斯什么话也没说,其实内心还是有点惊讶,金看嘉德罗斯什么反应也没有,有点失望,嘉德罗斯突然抓住金的手,“你手上的伤,都是这么来的?”金没想到嘉德罗斯会问这个,有点结巴的回答“啊,嗯,是,是啊”嘉德罗斯有些心疼的将人的手指放到嘴下,“渣渣,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
“这不是傻事!”金有些生气的将手从嘉德罗斯手里抽出来,赌气的揉了揉嘉德罗斯的脸,“只要是你的事情,都不叫傻事!”嘉德罗斯无奈的笑了笑,他轻轻的弯下腰,亲吻着金的嘴唇,月光照在两个人的身上,四周除了沙沙的树叶声响,什么也没有,突然!
“咳咳,老大”
嘉德罗斯猛的回过头去,看到了手里正提着蛋糕的雷德和他一旁面无表情的祖玛。
“不进去看看吗?”
嘉德罗斯瞪了笑的一脸灿烂的雷德一眼,牵着羞的不行的金,推开了家门
“啪”一声脆响,彩带飞的到处都是,房间里都是人,嘉德罗斯有些哭笑不得“你们这些渣渣。”
“嘉德罗斯!”
“生日快乐!”
一阵欢呼,所有人一哄而上,把自己的礼物送给寿星,嘉德罗斯被围的喘不上气来,他假装生气的看着一旁开心的不行的金“你干的?”金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不喜欢,有些惊慌“你不喜欢吗,我…”嘉德罗斯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勾了勾嘴角“不”“还不错,勉强夸夸你吧渣渣”

准备写一个花吐的嘉金梗,也不算嘉金,大概是瑞→金→嘉这样子的




格瑞看着眼前逐渐消失的少年和他手里带血的花瓣,他突然想起曾经从古书上看到过这种花
“荼蘼花”他呢喃到“于春末开放的爱”

一个没啥质量的嘉金和瑞金

ooc慎,有点混乱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233333

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个梗觉得很带感。
玛格丽特是101号参赛者什么的。
“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你认识我吗”
“我想并不,嘉德罗斯大人”
私信打个tag

啊真的的好懒,没有写作动力